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追寻那个蓝太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狗 缘  

2008-10-06 12:06:18|  分类: 随心所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庭顽

        我并不是个十分喜欢养狗的人,但在我的生命中,却有两条令我难以割舍的狗。这其中的一条便是现在在身边不停来回的大黄,另一条则是我幼时所养的大花狗。

  大黄是我搬迁新居后隔壁邻居家的一条狗。大黄虽说长得不是十分高大威猛,却也很壮实,通体淡黄的体毛油光滑亮,两而直直的挺着,样子十分俊俏,倒竖着的尾巴在见着熟人时左右不停的摆动,显得十分亲昵和温驯。

  我很喜欢大黄。大黄原本是邻居从自家的一个亲戚家要来的。 大黄刚被要来的时候,还是毛绒绒的一个小肉团球,憨头憨脑的,刚学会走路,行动时步履蹒跚,见了人并不怕生,十分惹人喜爱。那时,每每见到这个可爱的小生灵,我总是禁不住要蹲下身来,轻抚它的头部和背部。

  我爱这个黄色的小生命,儿子也很喜欢。那时,儿子还在家读小学,是一个十足的贪玩男孩。每次,儿子放学回家,将书包随便往哪儿一搁,忽闪一下就窜到邻居家,和邻居家的小孩一起逗引小狗去了。有时直到吃饭时,妻子还不知道儿子已回家了,瞎地里催促我去学校把儿子找回家来。儿子逗引小狗的次数多了,妻子的呵斥声也就多了。可儿子并不认为妻子的呵斥声而有所顾忌,有时甚至干脆将小狗抱回家来。这时,妻子的怒火也由原来的大声呵斥,变成了震天雷霆,在大声指责儿子的同时,顺带把我也捎上,说我不过问儿子的学习,一味的让儿子疯玩,不像做父亲的,硬逼着我要强迫儿子从此不再玩狗了。每每这时,我总是淡淡一笑,或以一句“也给儿子留一点自由的空间”给搪塞过去。

  大黄幼小的时候,给我们家带来许多不悦,但却给儿子带来了许多欢乐。我不反对儿子玩小狗,并不是因为对儿子的溺爱,而是源自于我童年时期的一段伤心往事。那还是在我刚刚读小学的时候,看着许多的伙伴都有自家的或大或小的狗,我很是羡慕,也希望有一条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狗。终于有一天,哥哥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条小狗,白色的底毛,间或在背腹部或头顶上有那么一小撮黑毛,尚未开眼,还不会走路,只知道挪动身子。父亲说,小狗出生还不到一个星期,太小了,养不活的,不如丢掉。好不容易才拥有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小狗,怎么舍得丢掉?我和哥哥不听父亲的劝阻,每天都精心的给它喂粥汤,生怕它回死掉。在我和哥哥的精心照料下,小狗终于活下来了,在慢慢的长大。那时侯家里很穷,一日三餐难以为济,根本没有多余的饭食去喂养小狗。但我和哥哥硬是忍受着饥饿的煎熬,每日里从牙缝里挤出些红薯皮、小饭团之类的食物来给小狗吃。小狗终于长大了,出落成威风凛凛的大花狗,我们给它取名为“花豹”。我和花豹的关系可亲热啦。每天上学放学,花豹都要在半道上接送我们,间或我们也将它带到学校去玩,回家搂着花豹玩自是不必说。如果有哪一次在家没有见到花豹,我们就会感到非常空虚,有一种失落感。和花豹在一起的日子,是我童年时期最快乐的时光。可是好景不长,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:将所有的狗杀尽,以免疯狗伤人。在那史无前例的大革命时期,搞破坏的事往往总是说到做到的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们这些小孩都被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纷纷聚在一起,商量着怎样帮助狗们逃过这一劫。我们的这一行为,竟得到了一些家长的支持,大人们也帮我们出主意,说是把狗藏在床底下、柴房里,或是把狗藏在棉花地里,茂密的荆棘中……。总之,凡是比较隐蔽,而又有利于狗藏身的地方,我们都进行了设想,以便能更好的保护狗。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是,狗必须吃得特别饱,否则狗会因为挨饿受不了而跑出来。可是,在人的一日三餐尚难以为济的困难时期,哪来哪么多的食物给狗吃?经过大家的一番讨论之后,都一致认为用红薯拌糠,再加些许的米饭给狗吃,只要多给点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这样,既经济又实惠。

  打狗运动开始了。开始打狗的那天一大早,妈妈在天还没亮的时候,就已将红薯煮熟了,我和哥哥赶紧起床,就着头天晚上节省下来的些许饭食,将食物拌好给狗吃。我们一边看着狗吃食,一边对狗说:“多吃点吧,要吃得特别饱,现在不比以前了,如果饿了跑出来找食物吃,让大队民兵逮住了,可是要被杀死的。”大概是狗也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一场大劫难吧,很听话似的吃得特别饱。看着够实在是吃不下去了,我和哥哥赶紧趁着天色未明,将狗带出去,来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把狗藏在一个人根本无法进去的荆棘丛中。走时我们又特别交代狗,一定要耐住寂寞,切不可因为外面没有动静而跑出来玩,要等到天黑,路上看不见人才能回家。我们也不敢在这里多停留,我和哥哥又对狗千叮咛万嘱咐一番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,可心里是揪得紧紧的,始终不能平静下来。就在我和哥哥回家后,在家等着吃早饭好去上学时,大队的民兵们已集中了,他们都手拿长茅,耀武扬威的走弄串巷,开始四处寻狗扑杀。看着民兵们那神气的样子,我们这些做小孩的,真恨不得冲上前去,狠狠的揍他们一顿,那怕是打不赢也要打。可是我们不敢得深罪他们,怕他们恼了,会刻意拿我们的狗出气,只有远远的盯着他们看。偶尔有同伴会相互问一下对方的狗藏在哪里,可是谁都不敢说真话,怕万一泄露出去,自己的狗会保不住性命的。就这样,民兵们在村子里转了几天,只是扑杀了几只很不机灵的狗,没有多大的收获。我们的花豹很听话,每天总是天不亮吃了食物就走,夜晚一直都是直到天黑以后才回家。大概是民兵们意识到我们这些小孩把狗藏到野外去了,于是把目标转到了野外。他们分成两个队,一小队继续留在村庄,到凡是可以藏狗的地方搜索;主要兵力则放在野外,占找隐蔽的地方搜索。野外猎杀狗是很难的,一是野外空旷,不易找;二是狗反应灵敏,速度快,不易扑杀,更何况狗又藏在隐蔽的地方。也许是我们的花豹太幸运,也许是我们的花豹被隐藏得太隐蔽,而花豹又特别乖巧,在村子里的狗被杀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们的花豹竟然一次也没有被发现。然而打狗运动没有结束,我们悬挂着的心是不能放下来的。也许是花豹的运数到了吧,我清楚的记得,那是在打狗运动结束的前两天,和往常一样,我们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已喂饱了狗,并将狗放出去,可任凭我们怎样赶,花豹就是在家里转来转去,不肯出门。我们跟它讲好话,它又不听。我和哥哥都急了,要打它,也无济于事。妈妈看到我们没办法,安慰我们,说是将狗藏在家里,大概民兵们也不会注意到的,因为我们的狗从来没有在家呆过,民兵们也已来过几次,都没有发现过狗的影子,想必他们猜想不到我们的狗会留在家里,可能今天藏在家里还是比较安全的。没有办法,我们只能听天由命,看花豹的运气了。我们在紧张不安中度过了一个早晨。吃饭的时候,一个不留神,花豹跑出去了,我们刚要出去寻找的时候,一个伙伴跑来告诉我,说是花豹被民兵发现了,在追呢。我和哥哥赶紧往外跑,待我们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,花豹已淹淹一息的躺在血泊中。我被气坏了,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向民兵们扔去,随后扑倒在花豹身上大哭起来。我是哭着被人抱回家的,那天,我一整天没有吃饭。自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养过狗了,因为我怕再看到那惨不忍睹的场面。

       花豹被打死了,我幼小的心灵也遭受了创伤。多年以后,我都没有从花豹死的阴影中走出来,直到现在,我都不愿意吃狗肉。

      如今,大黄的主人——我的邻居因生活的原因,举家外出打工,只留大黄在家。大黄很乖巧,主人不在家,它便我当主人了。闲来没事时,我总要拍拍大黄的脑袋,对它说:“大黄,好好活着,我会像主人一样照顾你的。”……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