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追寻那个蓝太阳

用生命写诗,借诗歌探索生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好语文教学研究,曾在《江西教育》发表论文。江西省中小学语文骨干教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追寻那个蓝太阳(定稿十·结局)  

2017-03-20 17:15:2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江西省鄱阳县双港镇乐亭中学王庭顽

 

A老师向两边看了看,大家都轻轻地点着头,包括A老师的老娘。眼泪从A老师的眼眶里蹦出来了,A老师流着泪说:“叔,现在离中考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,我就是让给别人教,真的是很差的话,谁敢接手教!您就再等20天,最多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等中考成绩出来了,如果成绩不好的话,您再打我,好吗?”

A老师的大婶和秀的同事,还有听到A老师大叔发火声音后来赶来的一些邻居,跟着劝A老师的大叔,A老师的大叔丢下一句话“到时候成绩不好,看老子不宰了你!”这事才算勉强过去,让A老师站了起来。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一句话的A老师的老娘见事态差不多平息了,才饱含着泪眼的问A老师是不是真的把学生教得很差。痛苦的A老师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,“噗通”一声又跪下了,哭着对老娘说:“妈,别人不相信我,您也不相信我吗?”

“不是妈不相信你,刚刚八崽在这里确实是这么说的!”A老师的老娘也是哭着对A老师说,并颤巍巍的要把A老师扶起来,旁边的人跟着一起帮忙来扶A老师。

A老师没有让大家扶起来,让跪着对老娘说:“妈,你知道我是一个不愿把话说在前面的人,到时候出了成绩,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,好吗?”

A老师的老娘已是泣不成声了,嘴里忙乱的应着:“妈相信你!妈相信你!”看得在场的人都流了泪,A老师也在众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。

整个事件就是这样的,这件事是秀的同事第二天上午告诉秀的,再由秀告诉我的。不过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,一直到现在,我也认为没有告诉别人的必要。但这件事当时在乐亭小学是很讲了一通,也都觉得D老师做事太过分,并为A老师的冤屈抱不平,以至我们乐亭中学的老师也有耳闻。雄哥听说了这件事,逼着A老师问,A老师才勉强承认有这样一件事。后来雄哥忍不住,终于在我们办公室公开的告诉了大家。D老师呢,当时确实被我们一些同事指指点点的说了好一阵子。

中考的事我本不想说,但又不得不说。中考的前一个星期,也就是A老师挨打后的一个星期,是学生缓和压力的阶段,初三老师反倒轻松了许多。A老师抓紧这段时间做好了中考期间的一切准备工作,比如中考期间学生安全条例、食宿席位房间安排、休息规则、科任老师带考安排等,一一用文件的形式誊写了出来,清楚明了。当然A老师的这些安排只对快班师生发生效力,涉及到整个初三和学校领导的事,A老师连“待定”两个字都没有。看到A老师做好了相关的准备工作,我也跟着做相关的准备工作。像中考期间学生安全条例、食宿席位房间安排、休息规则这些工作我都好做,就算是这些工作我不会做,我也会照A老师的样,依葫芦画瓢。但科任老师带考安排工作我没有做,我怕安排不好反而招来麻烦,我把这项工作留给了李老师,李老师也只是应付的说了句“到时候再看”,就没下文了。李老师的这句“到时候再看”,中考期间可把我累坏了,也把他自己累得够呛的。原因是学校规定,各班科任老师协助班主任管理学生,学校每天只安排带队领导。快班慢班都是非校委领导班,各科任老师都会主动的协助班主任管理学生。快班老师之间的协调本来就很默契,工作都认真负责,A老师的工作又做得那么细致,快班学生相对来说要容易管理些,所以中考期间,快班学生的表现相当好。无论是老师,还是众多的陪考家长,都非常地肯定了A老师及快班老师的工作。慢班学生的表现也不差,虽说没有快班那么好,至少他们的班主任或科任老师说什么,他们都能听什么。就是说,慢班的学生一般的纪律还是遵守了。我们中班学生的表现和慢班学生的表现差不多,不过这个“差不多”是我和李老师付出了代价的。其实累一点没什么关系,主要是做事没有条理,或是有条理却没办法按照条理去做,才是最烦恼的。我们中班的科任老师都是校委领导兼“名师”,这些老师教快班的积极性还可以,做中班的科任老师他们都有一种失落感和屈辱感,工作积极性自然严重受挫,最后所有的责任就都集中在我和李老师两个人的肩上。想想这样的状况,我和李老师不累也得累。相对来说,中考期间还算是太平,没有出现不该出现的让人揪心的事。

中考期间有一件事是需要顺带说一下的,这事的发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,更是让校委领导兼“名师”们左右为难的。那是中考住宾馆的第一个晚上,饭后有一段学生自由活动的时间,我们这些老师洗涮后到校长、“名师”住的房间闲聊,聊着聊着,聊到了中考升学奖上来了。别看“名师”不愿替快班预计有多少学生可以考取重高,但在计算奖金方面却十分在行。G老师说,只要按照20个学生考取重高,去掉基数,完成任务多少,超指标多少,那么初三每个老师的奖金应该是1300元。当然,如果这届快班是他们自己教的话,应该可以录取30左右的重高学生,去掉基数,完成任务多少,超指标多少,那么初三每个老师的奖金将是2300元左右。G老师的话提醒了校长,校长吓得有些慌了,一是担心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奖励初三老师;二是认为初三老师和初一初二老师的差距太大,对初一初二老师很不公平。于是校长当机立断:奖金封顶,中考考得好,每人奖金最多1100元。G老师听了脸上有些不似乎了,看起来像有点懊悔的样子。这时候D老师提醒校长说:“校长,这样不行!奖金的事你应该先和快班班主任A老师商量一下再决定,要不A老师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没事,A好说话!再说,1100元的奖金比我们学校历史上最高的奖金最少也要多200元。”校长微笑着说。

“那不一定,涉及到钱的事没有好说话的!要知道,奖金的多少是由快班的成绩决定的!”D老师肯定着说。

“要叫A老师商量一下才最好哦!”校长用商量的语气对D老师说。

“肯定的!不管这届的升学奖有没有1100元,奖金制度是早就制定好了的,现在考试的时候突然改变奖励措施本来就不对,不和快班班主任商量一下怎么行。”听D老师说话的意思,是极力反对校长奖金封顶的说法的。

“那好,叫个人去叫A老师来!”校长边说边扫视着我们,看到我的时候,指了指我,说:“B,你年轻,去跑一趟!”

我到A老师的房间找A老师,没人,结果是在学生的房间找到的,房间里满满的是学生,A老师正在和学生们说话。我对A老师说校长找他有事,A老师回复我等他和学生交代一些事再去。听A老师说有事要交代学生,我想听听A老师交代学生什么事,也好学学,于是我就站在一边听。只听A老师说:“同学们,请你们记住了,中考期间:1.考试的时候,不要想着抄别人的,那样会分散自己的考试精力,影响自己考试的正常发挥能力,也影响到自己的考试成绩。2.考试期间,每场考试结束后,任何人不得谈论考试情况。我们不管哪个学生,都不可能保证自己全部课程是满分,考试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失误。当谈论到自己失误的时候,自己多少会有一点懊悔心理,很可能会影响下一场考试的情绪。所以我要求,每场考试结束后,任何人不得谈论考试情况。不仅是本班同学间不能谈论,与另外两个班的同学也不能谈论。如果有人问你考得怎样,就说“考得好”就可以了,不要说多了。这两点我在学校已经交代了多次,请同学们一定记住了,好吗?”

“老师,记住了!”“好的!”……学生们纷纷的回答道。

“好,请安静下来!”A老师摇着手说。学生们马上安静下来了,A老师接着说:“同学们,明天就要开始考试了。睡觉前,在规定的范围内和中考安全条例允许的条件下,你们怎样高兴就怎样自由活动。不过我建议不要看书,以休息放松为主。好吧,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,你们去开心你们的!”

我和A老师来到了校长住的房间,A老师刚找了个地方坐下,校长把想奖金封顶的事对A老师说了,并征询A老师的意见。A老师听了校长的意见后,考虑都没有考虑的说:“有什么办法,学校没有那么大的经济能力,能怪你?再说考虑初一初二老师的感受是应该的,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同事,搞得同事心里不平衡总不好,封顶就封顶吧!”

A老师这么说,我们这些老师是没有什么反应,尽管都想奖金多一点,但也认为校长和A老师的话在情在理,没有必要反对。满满的寄希望于A老师的“名师们”可气坏了,他们的脸色都难看极了。他们认为A老师一定会反对的,至少象征性的反对意见总该有吧!没想到A老师居然连象征性的反对意见都没有,是那么快的就妥协了!如果A老师稍事象征性的反对一下,也有人可以帮腔,该多好!奖金再多他个300---500元应该没问题。A老师都那样了,怎么说?说这届的学生成绩很好,奖金不能少?那不是在掌自己的嘴吗?是咒诅A老师,还是放在心里自己懊悔?我想还是应该咒诅A老师吧!

不服气的G老师这时候提出了一个意见,问校长如果中班有学生考取了重高怎么办?哦,我想起来了,快班中班分开不久,我们班的“名师”曾多次说,我们中班应该有能考取重高的学生,当时我以为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能干说而的,也没当真了。大概的情况是这样的,我们中班有个别成绩很好的学生,注意,不是年级成绩很好的学生,是在我们中班成绩很好的学生。他或她各科成绩平平,却有个别学科成绩确实很好,比如说张娟娟同学和王成龙同学,月考时分别是英语、语文单科成绩曾进入年级前十名,总分最高的时候也还可以,将近480分。这两个同学是很好,他们的成绩在我们中班一直是居高不下。但和快班学生相比,是没有优势的。在张娟娟同学和王成龙同学单科成绩进入前十名的时候,G老师和D老师就曾多次说,这两个学生好好培养,很有可能考取重高。后来说的次数多了,G老师和D老师就直接说这两个学生能考取重高。记得有一次G老师和D老师又在办公室说张娟娟同学和王成龙同学能考取重高时,教初二物理的贵老师忍不住说,按照总成绩排位看,如果张娟娟同学和王成龙同学也可以考取重高的话,那么快班至少有五分之四的学生能考取重高。不知为什么,自那以后G老师和D老师再也没有说过张娟娟同学和王成龙同学能考取重高。尽管张娟娟同学和王成龙同学成绩又进步了很多,但G老师和D老师还是没有说过。本来快班中班分班时,学校规定快班中班学生是采取“滚动制”的,也因G老师和D老师分别看重这两个学生而破产。G老师和D老师阻止“滚动制”的原因是要和快班比一比,中班一定不会比快班差多少。G老师要是不提起中班有学生考取了重高的话,这些事我是忘得一干二净了。G老师问如果中班有学生考取了重高怎么办,真把校长给难住了。我们都是做老师的,经历过无数次考试,知道考试的机遇性是偶有发生的,再说这两个学生的成绩即使在快班,也不算特别差。校长在埋头思考着,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G老师。A老师很爽快,是非分明,他向校长建议,中班学生考取了重高,按照超指标计算奖金发给中班老师和慢班老师,快班老师尽管很高兴,但没资格得这个奖。校长认为A老师的这个意见不妥,怕快班老师有意见。A老师建议校长问问快班在场老师的,看意见如何。于是校长征询快班在场老师的意见,快班老师都说A老师的意见合情合理,他们支持,并说这也是对他们今后工作的一种鞭策。一场小小的奖金风波,就这样平息了,就这样在A老师他们的谦让中平息了。

中考结束了,很快便是初一初二的期末考试也结束了。学校正正处在期末工作结束阶段,接下来学校安排下一届初三暑假补课工作。期末结束工作本来就不忙,初一初二的老师们纷纷议论开了。学校是继续采取固定模式上课,还是实行大循环教学?这是下一届初三暑假补课安排前必须解决的问题。如果是在往年,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,照本宣科,一切都可以在无声有序中进行。问题难就难在A老师他们的存在。按固定模式上课,乐亭中学未来抢占风头的将是A老师他们。对于初一初二的老师来说,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可“名师团”的老师能答应吗?这不是在打“名师团”老师们的脸吗?实行循环教学,我们大名鼎鼎的“名师团”老师得从小老师做起,“名师团”的老师能放得下这架子吗?想想,都替“名师团”老师感到委屈!还有,“名师团”与A老师他们的竞争,到底是谁输谁赢,很难定义。如果拿快班中班做依据,说“名师团”输了,错!那是“名师团”甘愿屈居人下,是“名师团”老师的谦让。你以为快班中班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无所不能的“名师团”会有办法让校长承认“名师团”没有输,两者的竞争,至多算是平手。以中考成绩为依据,应该是最硬的依据,是谁都必须承认的。请问,A老师他们的中考成绩在哪里?A老师他们的中考成绩要到7月10日左右才有。等A老师他们的出来,黄花菜都凉了,下一届初三暑期上半阶段补课已经差不多了。下一届初三老师能等到那时候再来安排?早被手长的人给抢走了。“名师团”的中考成绩硬铮铮的摆在你面前,看得你眼睛都睁不开,不是吗?以前的不说,两届初三快班,保住了乐亭中学中考成绩稳居全镇第一的荣誉,并且是稳中有升。你不能凭自己的主观去臆断,A老师这届初三快班中考成绩就一定比前两届初三快班好。即使A老师这届初三快班平时的成绩很好,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,你能保得住能考出平时的好成绩来?总之一句话,中考成绩没有出来,就不能说赢,至多说是平手。这官司谁来断?包青天?海瑞?还是狄仁杰?估计他们都没有这个能力。初一初二的老师们议论议论着,说笑着,知道实行循环教学是非常渺茫的事。嘿,还真别说,好消息来了!这不,学年度工作总结会议召开了,会上校长宣布,不管本届初三中考成绩怎样,从现在开始,实行循环教学。不重新分班,老师随学生上,各年级各班老师对学生负责到底。学校只负责在相应年级增加了相应学科后,补充相应学科老师,如有不愿意或不适应循环教学的老师请提早向学校打招呼。固定模式的教学机制终于打破了,初一初二的老师终于盼来了循环教学机制,他们听到这振奋人心的消息,是多么兴奋。

最兴奋的要数Y老师,Y老师和A老师一样,是一个教了半辈子初二语文的老师,为人低调,业务能力强,是一位好老师。说到Y老师,我必须说一件有关于Y老师想教初三的伤心事。在我们乐亭地区,乐亭中学没有教过初三的老师,一般很难得到社会的认可。至于社会上为什么有这样一种错误的观念,我不清楚,但有一点基本上是可以确定的,就是没有教过初三的老师,至少是业务能力不够强的老师。Y老师本身为人低调,又没教过初三,他的身份不仅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,就连他的邻居都很难接受。如有人谈到Y老师,一般都会认为不值一提,甚至有人认为Y老师就是一个教学混饭吃的人,算什么老师。这样的窘况让Y老师感到非常尴尬。他很想也教一回初三,希望能扭转社会对他的看法,摆脱他尴尬的窘况。想教初三对于Y老师来说,是多么的难。那难,比当年考试师范,百里挑一还要难。乐亭中学的初三早就被优秀的老师垄断了,其他为人比较活跃、懂权变的老师都想不到教,像Y老师这样一个为人呆板、不懂权变的老师想教初三,无异于天方夜谭。每每快要放暑假的时候,Y老师是多么想向校长提出教初三的要求,可总开不了口,至于他有没有在心里向自己申请,我不知道。为了能教初三,Y老师在工作上没少下功夫。Y老师和A老师是一对真正的难兄难弟,多年来没能教初三(A老师和“名师团”竞争是一种特殊情况,不能算学校的意志,只能算A老师捡了一个便宜。),成绩虽说有高低,但也是紧紧缠在一起。无论他怎样努力,Y老师的身子却像一座大山牢牢的被钉在了地上一样,始终挪不动地方。也许是身子太笨拙,Y老师在初二语文的位置上铁铸了一样,始终爬不上初三的台阶。

看到Y老师难受的样子,Y老师的母亲是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也想方设法帮Y老师爬上初三这级台阶。功夫不负有心人!这不,一天Y老师的母亲终于想出了一个帮助Y老师的好办法,委托一位曾在小学当过领导的退休老老师出面,为Y老师通融通融,为Y老师教初三创造一条捷径。办法是挺好的,Y老师母亲满以为自己的计划非常成功,不曾想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。原因是Y老师笨重的身子哪个学校领导看了都怕,都感觉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能把Y老师拉上初三的台阶。气得Y老师的母亲搂着Y老师在家中嚎啕大哭。这事被邻居知道了,越发瞧Y老师不起。好在Y老师是一个小人物,没面子也要照常过日子,也要照常教书。和以前相比不同的是,Y老师把头埋得更低,说话的声音更小,内心的渴盼也隐藏得更深、更隐秘。现在Y老师的伟大意愿终于达成了,而且是一场意外的惊喜,Y老师怎能不高兴呢?至于其他初一初二的老师,他们的愿望,我想也应该和Y老师一样,也希望能教一回初三,当一个能为社会所认可、所接受的老师。只不过他们没有Y老师那样经典的故事罢了。想一想,这样一个新的初三教师团队,这样一个祈盼了半辈子,终于能教一回初三的新的教师团队,他们教学能不卖力吗?他们的教学成绩能差吗?所以,学年度总结会议一结束,Y老师竟用小孩子般幼稚的口吻对A老师说:“A,不管你这一届的初三中考成绩有多好,我们这一届初三一定要超过你们。”说得旁边的老师都哈哈大笑。A老师也乐呵呵的说:“别急,我也有的是机会压着你!”老师们又是一阵大笑。听着这些老师爽朗的笑声,我心里不由得也一阵激动,心里暗暗地想:三年后,我也要你们好好看看我的!

我将是两年以后的初三老师,新一届初三是怎样开始补课的,我不知道。那年的7月9日下午,中考成绩出来了,消息是校长从教育局传来的。那时我们学校老师的手机开始多起来,所以一个人知道消息,很快整个初三老师都知道了消息,还有很多初一的老师也知道了消息。从学生考试分数段看,我们学校快班学生的中考成绩是喜人的。重高分数录取线还要过几天划定,校长估计我们学校将有26—27个学生能上重高线。听到这个消息,原初三的老师都赶往学校,不过我们没有看到王校,D老师和G老师。因为知道我们学校中考成绩很好,得知消息的初一老师和新一届的初三老师也来了不少,我自然是要到学校分享着中考胜利的喜悦。办公室里是喜气洋洋的,我们都祝贺A老师取得了好成绩。A老师确实也很兴奋,脸上的容光是前所未有的焕发。A老师听到我们祝贺他,A老师谦虚的说:“现在还为时尚早,要到划定了重高录取分数线时才知道我们有多少学生可以考取重高。”校长也从教育局赶回了学校,校长一回到学校,就兴奋地对A老师说:“A,你的估计真准!26个学生录取重高是没问题,就看最后一个能不能录取,如果最后一个能录取,就是你预计的最大值!”

“什么?A老师早就有估计,我们怎么没听他说过?”我们纷纷笑着问校长。

“你也不看看他是一个多么保守的人,他估计了能告诉你们?”校长是笑嘻嘻的反问着我们,接着指着A老师,乐呵呵的告诉我们:“是我逼着他,他才勉勉强强的说,最少21个,最多27个,说完后还要我保密,不能让大家知道。”

A老师高兴是很高兴,可听校长把最要紧的秘密也告诉了大家,他又有点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,站在我们中间不那么自然。我们听校长解释,原来校长看到这一届快班学生成绩很好,也时不时的拿出快班学生的成绩表,对着成绩表进行估计,看看有多少学生能考取重高。可是校长对着成绩表估计来估计去,就是不敢相信自己。为什么?和前一届初三录取人数相比,相差太大,要多10个左右,并且每次考试后预计的数字都差不多。 “要是多4--5个,我都不会怀疑自己。只要多了5个以上,正常情况下都会认为出了问题。一下子多出10来个,谁敢相信!”校长夸张的睁着眼睛,摇着头说,看样子即使是在事实面前,校长还是不敢怎么相信。校长也想到了可能是A老师他们做了手脚,这种想法一产生校长马上又否了自己,校长知道A老师他们不是那种人。没办法,校长找到A老师,要A老师帮着自己估计估计,看看两人的预计是不是差不多。A老师推说预计是不准确的,要看学生中考的实际分数才起作用。后来A老师被校长逼得没办法,只好告诉校长,他心里有个大概的数字:21—27。说完后A老师一再对校长说,不能说出去,到时候没有21—27个学生考取重高,是个笑话。

“校长,就算21学生个考取重高,也比去年多了4个。怎么样,庆功宴的事你还记得吧?”华老师和校长开着玩笑说。

“只要考得好,我就记得!”校长陡地直起身子,仰着头认真的说,说完他自己先笑了,惹得我们都跟着笑。

“记得就好!”华老师满意的笑着说。

“还要什么记得就好,走!”校长孩子似的把手一挥,高兴地说,“摆庆功宴去!”

我们都说着笑着,要跟校长去摆庆功宴。

“别别别!”A老师急忙拦住校长,说,“校长,还没有划定重高录取分数线,能录取多少学生还不知道。现在就摆庆功宴,是一个笑话。”

校长可不管那么多,边笑着把A老师往外推边对A老师说:“去去去,你管这么多干嘛?大家都这么高兴,你能拦得住?”

“不……”A老师还想说什么拦阻的话,可是却说不出话来。

“走走走!”校长可不管A老师的脸上怎样,边推着A老师往外走边哄小孩似的对A老师说,“21个绝对可以保证,21个就不和喜酒了?好好好,我不摆庆功宴!我们喝学校的喜酒,总可以吧?”

也由不得A老师阻拦,大家帮着校长,把A老师推推搡搡的拥着下了教学大楼,摆庆功宴去了。宴席上可热闹了,大家纷纷夸A老师的班主任工作做得好,夸快班老师会教学,终于战胜了“名师”。这时候A老师说话了,他说老师之间的业务竞争是没什么输赢的,李老师班上的那些老师教学能力其实不差,并且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。只是两个班相比较,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,是属于侥幸:一是自己班的老师更齐心协力;二是在学生方面占有优势,自己属于半循环性质,班上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自己原来的学生,彼此相互了解,班级管理相对轻松很多,自己教学精力比较多一些。当然自己班上的老师也有一个最大的不足,就是中考复习经验严重不足,好在本班的老师都有一股探索精神。说到这里,A老师对校长,还Y老师等三个新一届的初三班主任说,下一届的初三中考成绩会更好。别看Y老师听到循环教学的消息时对A老师说了一句“A,不管你这一届的初三中考成绩有多好,我们这一届初三一定要超过你们。”的话,就认为Y老师是一个很轻浮的人。Y老师那是高兴,属于“兴不择话”的性质,但想在一个新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能也是真的。现在听到A老师说“下一届的初三中考成绩会更好”,当然不理解。A老师向Y老师解释,不是说Y老师这届的老师能力要强很多,也不是说下一届的学生聪明很多,其实大体上不会有太大的差距。而是指Y老师这届初三老师有一个很大的优势,循环教学,学生管理更方便,科任老师只需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钻研教学业务上,班主任也不需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班级管理上,只需要注意学生的情绪变化上,然后又针对性的去做相应方面的工作。还有一个优势是平衡班教学,学生学习积极性应该高很多,成绩也应该好很多。同时A老师还提到一点,不过A老师提到这一点的时候,A老师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A老师说如果班主任工作做得好,在科任老师齐心协力的情况下,一个班至少可以争取多考取一个学生。我们听着A老师的话是很在理的,都不住的点头,都对我们学校的前景充满了希望。

这时Y老师提出一个问题,说他们这届初三老师都没有中考复习经验,几个班主任也没有初三带班经验,要A老师他们不能保守,传授传授经验。A老师说,李老师他们才是这方面的老师,应该问李老师他们,如果要问自己的话也可以,得交拜师费。Y老师很爽快的答应了,说:“好,拜师费我们一定会交。我们先敬师傅一杯酒,以表示对师傅的尊敬。”说着Y老师站起来就要敬A老师的酒,慌得A老师赶紧摇着手说,经验可以传授,师傅是不敢当了,庆功宴就在这热闹声中进行。

庆功宴结束了,我们都醉了,酒不醉人人自醉吗,这么高兴的事,谁不想要个痛快。校长和雄哥两个人醉得最厉害,散席的时候,两个人不停地说着酒话。校长醉醺醺的说:“雄哥,你教学不行,你没心思教学,你就不要循环了,不要耽误了大家。”

“什么?”雄哥把脖子一梗,胸部一下子抬高了很多,晃着两只红红的醉眼,说,“我不会教学?我不能循环教学?谁说的?你们都以为我不会教学,我告诉你,我那是不愿教学,我那是不服气教学,以后我要你们都看看我是怎样教学的。”说着,雄哥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再怎么醉,我们也不能醉了。大家把校长和雄哥两个人分别拉开,免得两个人再对上了。于是安慰雄哥的安慰雄哥,劝说校长的劝说校长,并接着把两个人送回家。我也很醉,可是我也没有乱说话呀。我心里很难受,一场高高兴兴的大喜事,怎么弄得这样的收场啊?我也很想哭,可以却怎么也哭不出来。

没过多久,鄱阳中学、鄱阳一中分别送来了录取通知单,总共26张录取通知单。不过实际录取是27个学生,因为鄱阳一中的录取分数线比鄱阳中学录取分数线高2分,我们学校中考第27名的同学报考了鄱阳一中,但中考成绩比鄱阳中学录取分数线高1分,鄱阳一中把第27名的学生当做正式录取的学生一样对待,不过没有正式录取通知单。

事后我曾就预计录取人数的事向A老师请教,我不解的是,A老师的预计怎么那么准,并且预计的两个数字相差会那么大。A老师说,我是未来的班主任,需要学会班主任各方面的工作。A老师告诉我,预计录取重高人数的准确,是需要班主任对学生各方面的情况非常了解,从预计的最小数来分析,这类学生必须是成绩好且非常稳定,心理素质很好,考试能正常发挥的学生,属于预计录取人数的基数部分。不管情况怎样,这类学生是基本能考取重高的,当然,这种数字宜小不宜大,越保守越好。再从最大数字来分析,它是基数加变数的和。为什么会有一个变数?变数是指一部分位于中考录取边缘的学生,他们中考时可能考取重高,也可能考不取重高,是一个变化的数字,把它称为变数。变数包含两个部分,一部分是学习成绩较好,但心理素质不够过关的学生。这类学生的通常表现是小考成绩好,大考成绩却不够理想。这类学生中考时很可能考不好,很难被重高录取,这是变数之一。还有一部分位于中考录取边缘的学生,平时成绩不是很好,但心理素质特别过硬,通常表现是平时考试成绩忽高忽低,不够稳定。这类学生中考时可能考得好,也可能考不好,这是变数之二。对于变数的估计,也应该是宜小不宜大,越保守越好。稍一夸大,就可能出现失望远远大于希望的现象。变数部分的学生中考时能不能考好,完全取决于老师教学之外的思想工作,特别是班主任的个别学生的思想工作。对于变数部分的学生,要尽早开展对他们思想工作,越早越好。心理素质不够好的中考录取边缘学生,要从各方面去培养他们的勇敢精神,使他们从心理上克服自己的胆怯,争取他们在中考时考出好成绩。成绩不是很好但心理素质特别过硬的中考录取边缘的学生,要纠正他们的学习态度和考试态度,培养他们认真仔细的学习习惯,方能达到取得好成绩的目标。最后A老师着重强调,毕业班班主任工作很重要,变数部分的学生思想工作做得好,录取人数将达到最大值,否则失望会大于希望。随后A老师问我是不是还记得中考时他不允许学生谈论考试情况的事,说那是他怕谈论考试情况会影响心理素质不够好的学生考试。听完A老师的谈论后,我不禁产生了一个疑惑:A老师是第一次做毕业班班主任,班主任工作怎么做得那么面面俱到。我笑着说:“A老师,你第一次做毕业班班主任,就把班主任工作做得那么好,是创造了班主任工作的神话,是不是有什么绝招?”

A老师也笑着对我说:“怎么,想问就问呗,还要这么拐弯抹角的耍贫嘴,做我的学生委屈你了?”

小把戏被A老师识破了,我没有觉得难为情,素性对A老师说:“我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。”

A老师笑笑,幽默的说:“不说我侄女肯定会生我的气,没办法还是教教你吧!你听好了,我们做老师的要时刻注意自己业务范畴内的事,不管我们以后有没有机会去做相应的工作,我们都应该具备相应的能力,免得到时候搞得自己手忙脚乱做不好工作,这是工作原则,必须坚持。怎样培养自己的能力,我的做法是一观二听三分析。对于我们身边的老师,他们各种工作,我都会去仔细观察,仔细分析,时间长了,也就学到了不少东西。像我有些重要的工作经验,就是从初一数学老师权老师那里学来的。”

听了A老师的话后,我感受到做一个好老师不容易,做一个好班主任更不容易,这里面的学问大着,绝不是人们表面看着的那么简单。我也更清楚地认识到,我们新一代老师的教育责任是任重而道远。最后,A老师诡笑着问我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讨初三教。我想起了A老师当时说的是要做教学实验,但我不知道A老师做什么实验,我平时观察也没看出来。于是我问A老师:“A老师,你做的是什么实验?实验成功了没有?”

“中考复习实验,你不总是嚷嚷着要教学改革,我是想看看初三中考复习阶段用什么方法复习比较好。从我的感受来看,中考复习不适宜于大的课堂改革,特别是我的课堂教学模式很难适用,我认为还是用优质课的形式复习比较好。”A老师笑着告诉我。

哦,我明白了,A老师教初三语文,是为了我的中考复习教学改革。我心里泛起阵阵感激之情,不由得激动的对A老师说:“A老师,谢谢你!为了我,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,真是难为你了!”

“什么?”A老师那近视镜片后面的眼睛撑得大大的,白眼睛陡地比平时大了一倍多,似是悬挂着的圆圆的眼球几乎要掉出来,不认识我似的对我说,“小B,你的思想怎么这么狭隘,我们学校的教育是你一个人的事?那是我们每一个乐亭中学老师的事,不是你一个人的事,知道吗?你这样想,也太个人英雄主义了吧!我劝你以后不要再这样想了,否则我们学校‘名师’今天,就是你明天。”

被A老师这么一说,我心里猛然一惊,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烧,惭愧极了。这是第二次有人说我思想狭隘,我也怨怪自己,我扪心自问,难道我真的自认为是个大英雄吗?我从来没有认为过自己了不起,更没有认为过自己是个大英雄,可A老师的话是那么在情在理,我无力回驳,我更无须回驳。我一句冲口而出“为了我,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,真是难为你了!”的话,是我个人英雄主义最好的佐证,是我意识深处的思想自然流露,套用A老师的“老庄哲学是一种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”,或许我的这种个人英雄主义是一种“朴素的个人英雄主义”。我想起了那个月夜,秀说我不是从内心深处真正热爱教育,是缘于我的思想深度不够吧。我在内心深深地自责着,不敢说一句话。A老师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常态,面无表情的、眼睛定定的望着门外的天,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。好久,A老师才开口说话了,他用父亲教育儿子的口吻对我说:“孩子,我们的教育不是哪一两个老师的事,更不是你一人的事。我们的教育是我们所有教师的事,是我们所有教师的责任,甚至还包括我国人民乃至整个人类的责任。她就像门外蓝蓝的天,门外这蓝蓝的天,不是属于哪一个人的天,也不仅仅是我们人类的谈,它是我们整个人类的天,是世界上所有生物的天。要想维护我们头顶上这片蓝蓝的天,要靠我们人类的努力,还要靠其他动物植物的积极配合。我们现在从事的教育事业,是维护这头顶蓝天事业的一部分。我们要想更好地维护头顶这蓝蓝的天,我们必须呵护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。青少年是什么?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,是蓝蓝的充满希望的太阳。我们有了蓝太阳,何愁天空不蓝?”说完,A老师站起来激动的走向阳台,仰头望着蓝天,口中吟咏道:

蓝蓝的天空蓝色的太阳

蓝色的血液畅绕心肝

甘甜的乳汁滋养我的身躯

滋润我的思想

手捧含笑的花儿我面向太阳

一朵花儿就是一个蓝太阳

我紧跟在A老师身后,也来到了阳台,听着A老师吟咏。A老师吟咏完毕,转过身来对我说:“孩子,让我们和所有老师一道呵护我们手中的蓝太阳,追寻我们心中那个永远的蓝太阳,好吗?”

“我会的,请放心!我早听秀说过蓝太阳!”我坚定地点着头,一字一句的回答着A老师。

“知道怎样追寻我们心中的那个蓝太阳吗?”A老师脸上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,这时他头上的华发好像也变成了蓝色,只听他接着对我说,“我们的传统教育是有许多不足,需要我们新一代的老师乃至更下一代的老师去完善,去发展。但要记住,我们的教育改革绝不是全盘否定我们的传统教育。如果那样的话,我们的蓝太阳将永远失去光彩。”

我听懂了A老师的意思,我也知道我们的教育改革,不一定是我们一代或两代老师所能完成的任务,我们需要慢慢来,需要脚踏实地的去改革,于是我坚定地对A老师说:“A老师,我会让你看到我们蓝太阳的希望,我愿意为追寻我们的蓝太阳而努力。”

A老师笑了,我也笑了,我好像看到我们所有的老师都笑了。我又好像看到了一轮圆圆的美丽的蓝太阳,正从我们的正前方冉冉升起,与那天晚上我和秀在鄱阳大堤上见到的轻抚光芒一样,美丽动人。

秋季开学了,我走上了一个新的人生轨迹,接替李老师做了初一一个班的班主任,兼教数学课。G老师接替A老师也做了初一一个班的班主任,A老师却因为初二一个班的英语老师工作调动,学校临时强迫性的安排A老师接替那个老师的英语课程,气得A老师直后悔自己当时不应该代初三快班的英语课。不过A老师还是勉强接受了,也认真的教着他的英语课。A老师教了几年英语之后,因为学校年轻的懂英语的老师多了,又改回教他的语文课。这一切后来都在慢慢的发展着,我不再细说了。所幸的是,我们学校自实行循环教学后,除了初一的成绩只比以前稍好一点外,初二初三的成绩和兄弟学校相比,是越来越比他们好很多。初三的中考成绩,从Y老师一轮开始,我们学校重高录取人数就超过了30人。后来重高录取人数最多的一次,也是A老师当初三科任老师的一次,我们学校重高录取人数超过40人。我们学校的教育改革,老老师他们仍是似有若无,倒是我们这些年轻的老师,教研活动搞得越来越火热。A老师有一次和我开玩笑说,这样也好,容易激起思想火花的碰撞。我知道不是上一代老师们思想保守,其实他们是在思考,应该用怎样的教学改革,才能更好更符合我们的教育实践。我呢,没有观望,我在用我的实际行动影响着更年轻的老师,就像A老师影响着我一样。我知道,我们的教育改革任重道远,需要我们几代老师的共同努力。但我们绝不会放弃,因为我们在追寻蓝太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